《纽约时报》网站披露的消息称,从10月1日开始,中国政府将开始把在华外国人分成A、B、C三类。这是一个全国性的工作许可制度的一部分,旨在通过“鼓励高端、控制一般、限制低端”来建设以创新为驱动的经济。

如果按照这篇文章的表述,只有那些能被列入A类的外国人才会受到中国政府的欢迎和鼓励,B类属于控制目标。谁会成为不受欢迎的人,这成为“老外”们关心的话题。事实上,如果根据之前的中国绿卡发放的现状,可能列为欢迎对象的人群范围非常窄。

在这个政策开始实施之初,侨报记者采访了有可能被划入A类的外国人才,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被中国政府列为欢迎和鼓励的对象并不容易。

难拿的中国绿卡

如果不出意外,范克高夫很有可能会成为被中国相关部门划入A类的外国人之一。

2012年5月26日,北京警方曾举办了一个为3名外国人颁发中国绿卡的活动,比利时人范克高夫就在其中。当天的报纸上配有范克高夫的照片,他抱着印有自己中文名字的中国“绿卡”,对着镜头微笑。到这一天为止,他到中国已经整整32年。

如他所说,与其说中国绿卡是一项移民审批,不如说它更像一个

荣誉身份。截至范克高夫获得中国绿卡的2012年,全中国只有大约7300名外国人获得这项荣誉。其中包括比他早两年的美籍华裔物理学家杨振宁。

范克高夫出生于1948年,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巴西和尼日利亚的跨国公司工作。

1980年,他到北京组建比利时ACEC公司的中国办事处,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定居在中国的外国商务人士。

他说,“那时全世界对中国的认识还非常不够,中国对于大多数西方国家的人来讲还是一个谜。家人和朋友一致反对我赴华工作,他们说,中国贫穷而且危险。”每个人在劝说的最后,几乎都忍无可忍地高声质问他:“到中国,你疯了吗?”但是,喜欢挑战的范克高夫最终还是来到了中国。

在中国的经历没有让范克高夫后悔,他在这里的工作一帆风顺,更重要的是,他在到这一个谜一样的国度2年之后,结识了他的妻子孙冰。

自此,北京成为了范克高夫的第二故乡,自中国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年代起,他见证了中国过去30多年中的变化,也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中国问题专家。

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间,范克高夫为中国引进了第一笔国外政府贷款,执行了中国河南平顶山的发电站项目。

后来,他作为法国阿尔斯通驻中国华东地区总经理前往上海,负责上海地铁3号线及浦东金茂大厦等诸多重大项目的建设,涉及合同总金额超过7亿美元。

1998年,中国南方大洪水期间,范克高夫联合10个驻沪的外国商会主席组织发起了驻沪外国人的募捐义卖活动,筹得120万元人民币捐给灾区。他因此获得了当年的上海红十字会奖。

范克高夫以个人名义与中国政府开始密集接触是在2001年。这一年中国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他被北京市政府聘请为奥运经济高级顾问,协助参与了7个奥运会招商宣传、对外联络及招标、奥运会主会场及游泳中心的联络、评标、谈判等工作。

在北京奥组委之外,他还自那时起担任北京市投资局、北京国际投资促进会顾问、北京市东城区政府顾问等职务。

同时,作为比利时外贸部特别顾问的范克高夫在他的母国也得到了很高的评价。2004年比利时王子以国王的名义授予他骑士勋章。

也正是在这一年,中国开始实行绿卡制度。但当时已经在中国生活了24年的范克高夫,距离这张绿卡仍然很远。

“我原来有5年的签证,所以绿卡制度出来的时候,我没怎么在意,如果当时申请的话,可能最多耗时1个月内就可以拿到。”这位一直为北京市政府工作的外籍顾问在几年后申请“绿卡”时,却遇到了挫折。

“警察知道关于你的所有事情,但他们仍然要你出示证明,我们去了警察那里,带着一个大箱子,装着我的各种奖杯证书,我把这些放在警察的桌子上,我想告诉他们,如果我拿不到‘绿卡’,那在中国就没人能拿到‘绿卡’了。”范克高夫现在回忆起这段经历,仍然非常不高兴,他对侨报记者说:“他们说要这个证明,要那个文件,最后那个警察跟我说,事实上,我们不想给你发‘绿卡’,但你太特殊了,我们不得不给你一张”。

被问及对于此次分级新政的看法时,范克高夫表示,因为信息太少,还不方便评价,但他认为,即使是那些被认为是政府需要的高级人才,到现在也没有被给予应有的便利。仍然以绿卡政策为例,虽然这张绿卡看起来非常宝贵,但绿卡的实用价值却并不大。

他说,中国的绿卡并不像美国绿卡,它的有效期只有10年。绿卡条例规定持有者可以享有与中国公民同等的待遇,但在现实中这些待遇很难兑现,其原因之一是它不像一个真正的中国身份证,也没有芯片。

“所以你不能在机器或在线使用,比如在买火车票时,自动售票机并不接受这种证件,许多警察和保安更不知道该卡的适用范围,多数情况下,你仍然必须携带护照。”他说。

理解中国移民政策

相比范克高夫,美国人马克·力文遇到的情况下要简单一些。今年4月,是马克·力文到中国的第11年,他终于取得了梦寐以求的中国绿卡。

在到中国长达11年的时间里,他在中央民族大学(北京)教英语,出书,唱红歌,还在2014年获得中国政府授予的国际友谊奖。

同范克里夫一样,马克·力文是一个在中国非常努力的外国人,被认可的过程也比较曲折。

马克·力文出生在洛杉矶,是一名社会学博士。在毕业后的最初30年里,他一直在美国从事慈善事业组织工作,帮助贫困人士争取利益。2005年,57岁的马克力文出于对中国文化的好奇决定到中国教书1年。

他回忆说,当时有很多中国大学都对他发出了工作邀请,他最终选择了江苏淮安,因为他是中国前总理周恩来的“粉丝”,而淮安正是周恩来的故乡。马克原本计划短暂停留,但是这一年工作的经历让他改变了想法,他扔掉了回美国的机票。

“很多中国人认为所有美国人都很富裕,中国应该像美国那样发展,前一个想法与我此前在美国30年工作中实际的经历相反,而后一个想法我也不认同,”在回答为何选择留在中国时,马克·力文对侨报记者说:“我认为中国有它自己的发展路径,我希望中国的这些大学生们能够为他们国家的发展而自豪,我也希望他们能树立起更强的责任心,我认为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用英语教育他们更多东西”。

2007年,马克·力文成为中央民族大学的教师,教授英语和西方文学。这些年,他利用教书、写作之余,走访了中国20多个省份,创作了60多首歌曲,以此表达他对中国的感悟和热爱。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感同身受的马克创作了一首歌曲寄托哀思。

如今的马克·力文既是教师、专栏作家,还是歌手和慈善事业组织者。他写歌唱歌、客串电影、参加大陆央视真人秀《星光大道》……蓄着大胡子的他,经常戴着棒球帽、背着吉他在校园里穿梭。他说他喜欢所有的这些身份,这些构成了他的生活。

做东西方文化之间沟通的“使者”,是马克·力文的目标。出于教学需要,马克·力文偶尔在课堂上为大家阅读《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报道。他曾忿忿不平地说:“令人失望的是,西方媒体有关中国的报道大都是负面的。如果你生活在中国,真正接触到这里的普通民众,你就会知道这些报道讲的并不是真实的中国。可惜的是,很多西方人都是通过媒体片面的报道了解中国”。

很早以前,马克·力文就曾经申请过中国绿卡,但他的申请并没有被批准。

2014年9月,马克·力文的努力被中国政府认可,他获得了由中国外国专家局(简称“外专局”)颁发的“中国政府友谊奖”,这是中国官方发给外国专家的最高奖项。

在这次颁奖典礼上,中国领导人做出承诺称,中国政府将继续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营造公开、透明、可预期的制度环境,按市场规律和国际通行规则办事,让外国人在中国拿绿卡更容易,赴华开展教学研究、投资兴业更便捷,知识产权更受保护。

马克·力文当时就在典礼现场。但直到一年以后,警察仍然告诉他:“我们知道现在有些新规定,但我们不清楚这些会何时实行,也不清楚具体内容是什么,所以现在国际友谊奖没什么用”。

2015年9月21日,外专局的官员给马克·力文带来了个好消息,中国公安部已经通过了对他的“绿卡”审核。“如果幸运的话,他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因国际友谊奖而获得中国绿卡的人。”他的助理兼合作伙伴傅涵说”。

2016年3月,北京开始实施更加开放的移民政策,旨在吸引外籍人才。这条由中国公安部颁布的行政命令出台一个月以后,马克·力文终于获得了他的绿卡。与他同时得到绿卡的还有北京首钢篮球队队的著名美国外援马布里。

对于中国的移民政策,马克·力文表示理解和支持。他对侨报记者说,任何国家或者城市的政府机构都有一种可以称作“官僚主义”的组织形式,这是为了防止个人偏见和混乱进入最终决策。每个人都适应本国的官僚主义,并且希望在另一个国家有同样的表现形式,但这些情况往往不同。

“中国已经有14亿人口,所以它的移民政策非常谨慎,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马克·力文说,但我认为中国需要决定哪些经验、资源和知识是它需要的,我相信中国政府会继续开放以引进外国人来满足这些需求。

“至于我自己,我已经获得了中国绿卡,我想我已经被分类了。”他说。